MK

Monday, 18 July, 2005

香格里拉 2005︰第三天

Filed under: Travel — MK @ 23:59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後記

相簿︰

離開香格里拉縣城前

我們約了司機九時正乘搭他的車子到雨崩,而且我們還要收拾及吃早餐,所以我們七時就起床了。吃早餐的地方和昨天一樣,不過今天我們改吃麵條。我的胃口依然不大好,而且麵條給我的感覺很肥膩,所以我只吃了少許,但是另外兩位則吃得津津有味。

司機在我們吃早餐時已經到了,那時候還不到八時正。

吃完早餐,我們回到青年旅舍收拾及到處拍照留念。九時不到,我們就把所有行裝搬上車子,出發到西當。

Ivy_DSCN1059Ivy_DSCN1053Ken_DSC_0146Ken_DSC_0152Ken_DSC_0153Jack_CIMG0316Jack_CIMG0314Ken_DSC_0147Ken_DSC_0148
青年旅舍

香格里拉→德欽

從香格里拉走到西當,我們估計車子要走七個小時,其中不包括停車的時間。不過今天天氣很晴朗,我們希望在途中可以停下來拍拍照。

從路旁的里程碑得知,車子是沿國道214線前進,路旁里程碑的編號逐漸遞減,其中開首那一段是我們前往納帕海時經過的路段。我們留意到除了里程碑外,路旁不時有些印有「軍事設施」小石柱。

在到達白茫雪山埡口前的路,絕大部份都是上山的路;就在這路上,我們見到有一些騎單車的旅行者!在這麼高的海拔騎單車上山!

最初兩、三小時的路況都很不錯,全都是柏油路,不過路邊大都是懸崖峭壁,而且不是每處都有石墩,一不小心,車子可以衝落山崖,車內的人全都粉身碎骨;可是,這比起我數年前坐車從四川到西藏時經過的路好得多了。我們當見到好風景時就嚷着要司機停下來拍照,不過我們都不敢久留,因為我們恐怕耽誤了時間。中午前,我們經過主要地點包括尼西、奔子欄和東竹林寺,而我們停下來拍照的地方包括︰一處見到山崖下村莊的地方、橫渡金沙江的橋樑(開始離開香格里拉縣,進入德欽縣)和奔子欄,其中金沙江令我特別有印象,因為我們有很多路段都是沿着這條夾雜了不少黃沙的河流旁的車路前進。


國道上

Ken_DSC_0160Ken_DSC_0167Jack_CIMG0323
不知名地方

Ken_DSC_0174Ken_DSC_0173Ken_DSC_0176Ken_DSC_0180Ken_DSC_0178Ken_DSC_0181Ken_DSC_0182
橫渡金沙江

Ivy_DSCN1069Ken_DSC_0184Jack_CIMG0340Ken_DSC_0186
奔子欄

車子一直到走得不快,只是比長途客車快一點點,我們懷疑是司機的技術問題還是車子的性能問題。在十二時多,車子的引擎過熱了,我們要停下來,司機急忙從路旁的水溪拿水灌進水箱內。當時,除了引擎熱外,天氣也很熱,我們估計當時氣溫有攝氏三十多度。

Ivy_DSCN1077 Ken_DSC_0191
不知名地方

Ken_DSC_0199 Ken_DSC_0200
車子死火了

Ivy_DSCN1087
山下的村莊

到了海拔較高的位置,路況就比較差,偶然遇到在維修中的路段,車子會走得抖顫一點;差不多到了海拔四千米時,可能由於那兒較易積雪,路面鋪的不是瀝青而是大石頭,車子走上去份外顛簸。當我們第一次見到帶有一點雪的山,我們已經很興奮,而且拍了不少照片;到了白茫雪山埡口,我們更下車對着白茫雪山拍個夠,那兒的海拔約有四千米。除了路牌以外,我們還見到當地人在那裏拉了一些經幡。

Ken_SC_0010
第一次見到有雪的山


第一次見到有雪的山

Ken_SC_0015 Ken_SC_0019 Ken_SC_0024 Ken_SC_0021 Ken_SC_0017 Ken_SC_0016
到了白茫雪山埡口


白茫雪山

下了好一段山後,我們又回復到柏油路了,這樣的路況一直維持到德欽縣城。這段路途中經過不少值得拍照留念的地方,其中包括東竹林寺和金沙江大彎,但我們都沒有停下來,因為車子實在走得太慢了;反而我們在到達德欽前見到一連串白塔時停了下來,那兒好像是「梅里雪山觀景台」,不過梅里雪山就見不到了,倒是見到一堆雲。


不知名地方

Ken_SC_0036Ken_SC_0038Ken_SC_0039Ken_SC_0052Jack_CIMG0383Ken_SC_0045Ken_SC_0046Ken_SC_0047Ken_SC_0050
梅里十三塔

我們在中途曾經問過司機餓不餓,當時大概是早上十一時多吧;由於我們肚子不餓,而且已經自備乾糧,我們一直都沒有要求要停下來吃飯,司機亦沒有提出要吃飯。當我們到達德欽縣城時,已經是下午三時,我們見到司機沒有吃過東西,於是便問他︰「在這兒停下來吃飯好不好?你餓不餓?」他說︰「我早已經餓了!」

德欽縣城

德欽縣城看來不是很大,而且我們還是在趕路,所以我們沒有打算要在縣城內遊逛,只是停下來吃一頓飯就算。

我們走進一所看來規模不小的食店,但裏面一個客人也沒有,店員都在玩撲克。我們想點菜,但店員說沒有餐牌,反而叫我們進廚房看看想吃什麼。在云云的蔬菜中挑選要吃什麼,我們都措手不及,因為我們不習慣這種點菜方式。我們只是點了一、兩款蔬菜,叫廚師炒給我們吃,以及指着一些香菇,叫他們放在麵條內,還叫他們加一點肉。這一頓午餐,連司機吃的大碗麵條在內,大約二十多元。

司機似乎在德欽認識不少人,他一抵達德欽就開始打手機,而且在吃完飯後不見他的蹤影,原來他和幾位女子聊天。

預備離開時,我們遇到一個問題︰我們離開車子時,司機會把窗子全都關閉,並鎖好車門,但他卻把車匙留在車子內!幸好J君嘗試打開車子後面的門,原來這門沒有上鎖!我們差點要留在德欽過夜……


在街上走的喇嘛僧人

德欽→飛來寺

離開德欽,大概是三時三刻。走了廿多分鐘,我們抵達飛來寺。這兒是很多遊客留宿的地方,因為很多人都說這兒是觀看日出梅里雪山的地方。不過,正如較早時看過,梅里雪山被埋藏在厚厚的雲堆裏,而且不知是我們不懂得找還是我們的誤會,我們不知道「飛來寺」這寺在什麼地方,只是見到一些客棧和食店、一個亭和一棵佈滿經幡的樹(好像香港的林村許願樹)。


被雲籠罩着的梅里雪山


飛來寺對出


許願樹?

我們在拍照的時候,留意到我們遇到在前天晚上坐長途客車遇到的廣東人。她們似乎準備不很充足,因為她們只有簡單的行李(用一、兩個膠袋盛載),而且還問我們飛來寺在什麼地方留宿。他們原來是坐一直在我們不遠的、終點站在西藏的客車過來的。

我們只是拍了幾張照片,就離開了飛來寺。

飛來寺→西當

車子駛了大約半個小時,我們來到一個分叉路︰繼續向前的話,沿國道214線往西藏(是一段碎石路);向左轉下山,前往「冰川景區」(包括明永冰川、西當、雨崩等,看來是柏油路)。司機看來有點手足無措,可能是因為他不大識字的,以及他沒有到過西當,我們給他指示方向,他有點猶豫的駕車往山下走去。


指示牌


西當

下山走了不遠,來到一個閘口。什麼,是一個售票處?原來我們進入冰川景區是需要付費的!六十多元一個人(幸好司機不用付錢),很貴!售票的人說,這張票可供我們進入雨崩和明永冰川,他還囑咐我們要保留門票,因為到了雨崩可能需要出示門票。我們問他們要往雨崩看神瀑,今天晚上住在什麼地方較好(西當村或者西當溫泉),他們說西當溫泉較近雨崩,住在那裏明天就不用走那麼多路。

車子拐了很多個彎,落到瀾滄江邊,而路況看來越來越差。過了橫渡瀾滄江的橋後,又是分叉路︰向右轉往明永冰川,向左轉往西當(哇,還有廿多公里啊)。無論向哪邊走,都是碎石路,跟我當年在西藏的路差不多。我們經過一條過溪澗的橋,只是用數條樹幹架在澗上的呢!車子過這條橋時,我們真是心驚膽跳!

車子沿着瀾滄江邊不斷地走,都見不到屋子,還有多久才到呢?我們都默不作聲,因為司機臉色沉了下來。他的車子可以捱得住那麼差的路麼?時間不早了,他今天晚上要在什麼地方過夜呢?我們三人用英語互相商量要不要加錢給司機,但最終司機還是自己開了口︰「呃……你們可不可以加一點錢給我?」我們覺得︰司機是當地人,應該最明白當地的情況,所以司機應該已經憑他的經驗而決定收我們三百五十元;不過我們看見他的車子走過這麼差的路,可能元氣大傷,而且他送到我們到西當溫泉後可能趕不及在天黑前回到香格里拉,不禁動了憐憫之心,決定加錢給他。

後來,我們遇到一輛客車(據說是從德欽開來的),他們是開往西當溫泉的,一直都在我們前後。當我們到達西當村時,我們見車子實在熬不住了,而客車剛停在我們前面,我們於是問客車的司機可否轉往他那處(當時客車只剩下幾位乘客),司機答應了,而且不用額外收錢,我們於是給我們車子的司機五百塊錢,並急忙把行李轉過客車處。客車繼續沿着碎石路走了不久,我們就到了西當溫泉。

西當溫泉︰與其他遊客交換旅遊心得

西當溫泉有一個客棧,大概可容納廿多個客人,有熱水洗澡(溫泉嘛,不過我們沒有打算要洗澡),客棧後有淙淙流水,要吃飯的話可到廚房點菜,方法跟在德欽那餐一樣。至於梳洗的地方則有點嘔心,因為是在一個豬欄隔鄰!

我們拿了房間及安頓好行李後,開始籌劃雨崩的行程。我們要考慮的問題包括︰

  • 從西當溫泉走到雨崩,可以選擇騎馬或徒步,而騎馬亦可選擇在什麼地方改為步行。那麼我們應該騎馬還是徒步?這兒海拔較高,徒步會很辛苦啊!不過,騎馬至少要一百零五元一位,行李重的話還要加錢……
  • 在雨崩遊覽什麼地方?
  • 在雨崩住多少晚?
  • 行李怎樣處理?全部帶往雨崩?還是只帶必須品及替換衣物,其餘的寄存在西當溫泉?
  • 除了到雨崩外,我們還會到其他地方(例如明永冰川)嗎?

I君很厲害,她放下了行李後不久就已經和不少人談過。她說有一位「鋼條型」的女子選擇徒步走往雨崩,另外有一位由武漢來的女子及由成都來的男子亦打算徒步走上山。在客車上遇見的一位身型頗胖的男子亦打算徒步上山,他說如我們擔心高原反應的話,就不如騎馬咯。不過,我們問過一些剛從雨崩過來的遊客(他們看來平日不慣遠足),他們說騎馬騎得屁股痛,而且騎馬跟步行的速度差不多,還說我們是年輕人,一定可以徒步走過去;另外一些則建議我們少帶行裝,行李可以寄存在西當溫泉。J君聽過這些意見後,說打算徒步;我和I君曾經想過要騎馬去,但得知可以寄存行李,以及擔心騎馬的後遺症(屁股痛、恐怕墮馬),我們還是選擇徒步。

不過,徒步的話,我們怎能認得要走哪條路?還是一位在來西當的客車中其中一位朋友說得有道理︰「跟着新鮮的馬糞!」

至於我們餘下的行程怎樣安排呢?I君經常催促我們兩位男士要有預先計劃,不過我們還是沒有很確實的結論,只是決定明天用大概六個小時走到雨崩下村(這兒離主要景點──神瀑比較近),住一個晚上,後天用大約四個小時往神瀑,然後用大概六個小時回到西當溫泉住一個晚上,往後的行程還未有結論。

我們最終決定不往明永冰川了。從武漢來的女子說,她剛到過明永冰川,一點都不好看,因為那兒的雪都是黑的。

明天前往雨崩的,將不會只有我們三人了。我們會聯同剛才一起談得很投契的成都男子、武漢女子和「鋼條型」女子一起在上午八時徒步前往,我們還約了明早七時多一起吃早飯,不過就要預先向老闆娘「點菜」。

來自成都的男子是一位大學三年級的學生,他已經走過雲南不少地方,到雨崩後他還打算往西藏呢!他說話很快,我要很留心才能聽得懂他說什麼。

來自武漢的女子是辭了工作去旅行的。我最初以為她是和成都男子是一夥的,但據她說他倆是在飛來寺認識,剛巧都打算來西當溫泉,所以才一起。她已經出發旅行數十天了!她不懂說廣東話,不過大概聽得到我們三位香港人說的廣東話。最初我們三人只想說自己是廣東人,但她說一看我們就知道我們是香港人了。為什麼呢?是不是J君身上穿着的「渣打馬拉松」T恤?

「鋼條型」女子好像來自江蘇,但在北京做事。她不大說話,我們對她所知不多。

一件趣事︰有兩位剛從雨崩回來的女士說我和J君是雙胞胎,因為我們長相很像!不是吧?我看來好得多吧?


客棧


「停車場」


「浴室」


豬牛到處走


騎馬到雨崩的價錢

收拾行裝

明天要行山了,很緊張,因為這兒的海拔不低,有二千三百多米,而明天最高點有三千九百多米,我這個有高原反應的人可不可以承受呢?我決定只帶乾糧、禦寒衣物、照相機、水、雨傘就算了,不過在最後一刻,我還是決定多帶一套乾淨的衣服,以備不時之需。


我們預備帶入雨崩的乾糧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後記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e Rubric Theme Blog at WordPress.com.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961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