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

Saturday, 15 July, 1995

香港外展 Land Diploma LTDP155 黃金組的經歷──第九天

Filed under: Outward Bounders — MK @ 23:59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後語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第十天 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
第十三天 第十四天 第十五天 第十六天 第十七天 第十八天

Sea Expedition 第二天──Ketch Sailing、在北丫轉獨木舟

由於今天實在太驚險刺激了,所以一張照片也沒有拍過!

本來要五時半起來,七時半出發的,但遲了起來,也遲了出發(八時多)。

早餐是在藍色 shelter 底下吃的,因為外面又下雨。John在臨出發前說了大概的航線,最終目的地是在糧船灣洲的北丫。

出發時又是一點風也沒有,大家又要「落、拉、上」。我們在划船途中遇到一個小事故:我們沒有理會水深,結果有一處地方非常淺水,我們差點擱淺,結果換來 John 的一頓教訓。後來終於有點風,可以 sail,但是船員方面,今次情況更惡劣,其中 Cindy 和阿志「長期性 sea sick」,Ivy 和寶玲在發呆,Max(當日 leader)也有點不適。本來是 Cindy 做舵手的,但由於她不適,後來由我做舵手。Max是船長,但是當他不適的時候,整隻帆船變了不知由誰人控制。我們想請示 John,因為我們真的對航海認識太少,以及幾乎完全不知怎樣控制帆船,但 John 卻常常反問我們想去哪兒(那時我們已接近目的地了),以及常說:「The sails are flocking. What should we do?」阿蟹比較冷靜,他經常提常我們怎樣去 tack,但我們對tacking 的步驟始終是一知半解,不知道怎樣嗌指令、怎樣擺舵、怎樣拉帆……,因此我們每 tack 一次 John 都問我們在做什麼。可能 John 坐在船尾,比較接近我,因此幾乎次次都對著我問,結果我除了做舵手外,也被迫做了臨時船長──發施號令,但其實我當時非常「騰雞」!

更惡劣的事終於來到了。正當風力充沛,帆船正全速前進的時候,突然眼前有一大片黑雲,不到一分鐘,狂風暴雨也跟著來了,能見度隨之大降!狂風把船吹側了,側得幾乎要入水。John立刻重奪帆船的控制權,他叫我們快點收帆,拿起槳划船;在艙底的 Cindy 和阿志也起來了,大家如臨大敵一般,划船的拼命划,其餘的拼命喊著「落、拉、上」。暴風雨估計維持了十分鐘左右,但我們覺得好像很久一般。

暴風雨後,不是見青天,而是為我們帶來充沛的海風。正啊!正是sailing的好時候。經過突然其來的狂風暴雨後,帆船由 John 和 Dhyan 控制,但 Dhyan 仍對我說「舵手是全船最重要的,因為帆船航行的方向是由舵手控制」,我驚魂未定,不懂得回應 Dhyan,只會緊緊握著船舵。由於風仍然頗大,船偶然會傾側,我們便需要坐在較高那一邊以保持平衡。此外,我們久不久就要泵出艙內的水。當帆船全速前進的時候,我和 Samuel 發現了 John「開會」的神奇技巧:他雙腿緊夾固定船桅的鋼纜(stays),然後……鬆哂!

接近北丫時,天又下起大雨來,不過風不大。我們用槳划向目的地;當我們泊岸後,大家頓然一身鬆哂,當時大約兩時多。我們見到有另一組(Jade)已經到達,他們是划獨木舟到那兒的,正在等我們的帆船。我們急忙把所有 dry bags、水壺及水樽搬住岸上一間士多旁邊有瓦遮頭的地方,然後等待 OBS 的教練送我們的 changeover barrel 及跟著兩天的食物。我們休息了一段時間,跟著回顧兩日一夜的帆船旅程。很多人都覺得坐帆船並非如想像般好玩,因為划船的時間多於揚帆的時間,但大家都同意第二天比第一天好玩及剌激。Cindy 說很失望,因為她 seasick。有些人說暴風雨時很剌激,有些人說很緊張,但大家都同意這次航海經驗很難忘。John 亦問我們發現誰人走出來擔當了 leader 的角色。有人說是阿蟹,因他在大家不知所措時提點大家應該怎做;有人說是 Ivy 加寶玲,她倆經常 work together as leaders。John 同意,但他說我也有擔當過領袖的角色,因為我在做舵手時決定了何時做這、何時做那,例如在 tacking 的時候,我決定怎麼做。但我不大同意,我覺得其實那時候是 John「擺我上檯」,John 只是向我發問,他又好像期望我給他答案,你說那個時候我可以做什麼?

除了回顧以外,John 亦問我們一個 leader 有什麼特質。他說大部份領袖都是受人歡迎,而且生性樂觀,還有……記不起了,問問大家吧!就是這樣的傾傾講講,我們在大雨中的簷篷下談了一個多小時,在四時多才吃「午餐」!

士多內有廁所可借用,大家都趁機「開 AGM」──做大事,因為我們在帆船中不容我們這樣做!北丫有一條村,可是有很多村屋都已經荒廢了,只有一間屋有人住。屋內有一隻很可愛的小狗,但牠很大膽,常和士多的大狗打架。

我們在一處潮濕的草地上紮營。John 和 Dhyan 紮好營後,坐在一旁唱歌。相信他們平時和我們一起一定很悶吧。天黑了,我們回到士多旁的水喉沖涼;John 和 Dhyan 沒有事做,到士多飲了四罐可樂!我們到了九時多才吃晚飯,當然不少得John 和 Dhyan 喜歡的咖啡!

大家坐了兩日一夜帆船,都很累了,因此很早就去睡了。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後語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第十天 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
第十三天 第十四天 第十五天 第十六天 第十七天 第十八天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