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

Sunday, 16 July, 1995

香港外展 Land Diploma LTDP155 黃金組的經歷──第十天

Filed under: Outward Bounders — MK @ 23:59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後語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第十天 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
第十三天 第十四天 第十五天 第十六天 第十七天 第十八天

Sea Expedition 第三天──Kayaking

今天開始是兩日一夜的獨木舟旅程,紮營地點附近的沙灘上就是我們那七隻獨木舟──兩隻「香蕉」是 John 和 Dhyan 的,其他的就是我們的。

第一件任務就是把那十二個 dry bags 放進我們那五隻獨木舟內,第二件任務就是把沉重的獨木舟(加 dry bags)抬進海中,起碼要四個人才夠力把一隻載了貨的獨木舟抬起!今次划獨木舟有多一件裝備,就是防波褲,不過由於我們大部份組員都沒有划獨木舟經驗,因此 John 不想我們穿防波褲,以免翻艇時我們不懂得脫下防波褲會有危險。今天的 leader 是Tony,而今次的 navigators 是 Samuel 和 Celine。我們看的地圖,就是溶溶爛爛的 canoe map;套用 John 一句口頭禪︰「Lap Sap(垃圾)!」

10-01

John 說我們會一直向東划,去看一些美麗的海洞穴和懸崖峭壁。早上的天氣不錯(沒有下雨),但一出發不久就有一件小事故發生:阿蟹和寶玲的獨木舟入水,於是我們划到附近的沙灘上修補獨木舟。John 在艇上的裂縫灑上酒精,然後點火,使裂縫附近的水快點乾,跟著就貼上牛皮膠布,這樣就補好了。「Outward Bound properties,Lap Sap!」這是 John 說的!

我們從北丫一直向南划,沿途都比較接近海岸。接著我們繞過一個小半島,進入鎖匙門。可能是因為星期日的關係,來往船隻特別多(尤其是遊艇),而且鎖匙門真的很窄,我們划過這兒時都小心翼翼,不單要避開來往的船隻,還要小心其他船隻所產生的波浪;在鎖匙門的出入口有一塊黃色的大牌,提醒來往船隻要小心慢駛。划過那兒時,刺激是刺激,但對於從前沒有划過獨木舟而且不懂遊泳的人來說,這條繁忙的航道真是使人提心吊膽的。經過的遊艇上的人不時向我們揮手,還叫我們加油。

10-02
10-03
10-04
10-0510-06

划過了鎖匙門,John 叫我們 raft 起來。他說假設遇到暴風雨時我們要 raft 起來,這樣獨木舟便不易翻側;此外我們不可以把槳豎起,我們的身體也要向前傾,這樣被雷殛的機會比較低。他這樣說是因為我們眼前有一大片雨雲,我們可能很快就遇上它。John 還叫我們遇到浪時要划離岸邊,否則會被浪推向岸,那時就會很危險,因為岸邊通常很淺水,而且佈滿大石,一旦有大浪湧來,很容易撞穿艇身,以致獨木舟沉沒。話口未完,我們已被浪沖到岸邊,差點擱淺。我們立刻散開,繼續前進。

果然被 John 批中,很快就下雨了,不過沒有像上次在帆船那樣驚險,偶然還有些「驟雨中的陽光」,但浪還是很大,幾乎有一個人那麼高。雖然遇到這麼大浪,但大家仍然引吭高歌,以舒援緊張的心情。John 還替我們拍照留念呢!不久,在我們的右邊出現了壯觀的懸崖,相信那兒是「伙頭墳洲」。我們繼續乘風破浪,划到一個海洞穴(可能是「龍岩」),本來 John 想讓我們划過那兒的,但 Dhyan 到了那兒探路後,認為那兒危險(可能是大浪的關係),我們唯有放棄,划向相信叫做「火石洲」的島嶼吃午餐。

10-07

我們在十二時多於火石洲北端的一個石灘登岸。石灘與另一小島相連。我們登岸不久,發現有一隻舊式遊艇在附近下錨,跟著有一隻小艇載了很多人,從那兒駛到與火石洲相連的小島上。那小艇載來了約四、五十人,他們有老有嫩,在島上走來走去,還拾了很多石頭。據他們所說,他們是參加一個由什麼旅行社舉辦的觀光團,主要是看看西貢附近的離島上遊覽。他們還說本來會在之前幾個島上遊覽的,可惜浪太大,不能泊岸。

我們今次午餐是吃麵包的,本來不需要開爐的,但我們還是要煲水(John 和 Dhyan 要熱咖啡嘛),不過 Dhyan 說讓他自己煲。划了一個上午,大家都趁機休息、「開會」和拍照。天氣非常晴朗,而且還有點熱,所以我們搭了一張 flysheet,在底下預備午餐。John 和 Dhyan 見到我們拿著一本簿仔看著什麼東西放在哪個 dry bag,他們讚我們想出了一個這麼好的方法去管理物資。

10-08
John 和 Dhyan 幾嘆!

我們到了兩時多才繼續行程,那時候那班遊客已經走了,只剩下另一隻美麗的遊艇泊在附近。John 告訴我們行程大概是向西北方划去,到了匙洲我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向著吊鐘洲和滘西洲之間的狹窄海道划去,但中間可能因為太淺水而要抬艇(抬 100 米左右);另一方法是繞過吊鐘洲。無論用哪一個方法,我們都是要划到滘西洲西面的白沙咀紮營。Samuel 和 Celine 說我們先划往匙洲,到時看看還有多少時間才決定划哪一條路線。我們執了位,好讓那兩位 navigators 坐在同一隻艇上。不過我們上艇有困難,由於載了dry bags的獨木舟很重,我們要四人搬一隻艇,其中阿蟹和 Ivy 最後上艇(他們不是同一隻艇的),但阿蟹上艇時(和我同一隻艇,當時我已在艇上)不幸翻艇,整隻艇入了水,Ivy、阿蟹和我立刻拿起 dry bags 及把艇拿起倒水,我和阿蟹再上艇時又遇上大浪,Ivy 幫手時撞到了尾龍骨。結果我們用了近半小時才能出發。

我們幾乎一直向著太陽划去。沿途我們很興奮,一邊划一邊唱歌,Ivy 還扮 DJ,我和阿蟹扮唱機,別人點什麼歌就唱什麼歌。Cindy 真識嘆,一邊划一邊吃九製陳皮。

我們划呀,划呀,不知不覺已划了近三個小時,不過為何還未見到匙洲的呢?又沒有見到 John 說的那個狹窄海道。由於又曬又辛苦,大家開始唱少了很多歌。John 和 Dhyan 通常都比我們划得快,經常在不遠不近的位置等我們,Dhyan 經常說他等到睡著了。

過了下午六時半,太陽已經開始向下沉了,我們終於見到了一個像吊鐘洲的物體,但Dhyan常指著那個「島」的山上某一個位置說:「You see? That’s my car.」細看之下,果然有一個白色像車一般的物體在那「島」的半山上。為何那兒會有車的呢?為何他說把車泊在那兒呢?噢,不遠處(約在西北方)還見到科大呢!奇怪了,怎麼可能見到科大的呢?阿蟹還說中途見到清水灣哥爾夫球場呢!還有,那個懷疑是滘西洲的物體有很多別墅呢!太陽已完全西沉了,John 忍不住問我們到了什麼地方。我們 raft 在一起,navigators 看垃圾 canoe map,Dhyan 常說:「Can you see my car?」我們又發現那「島」半山竟然有馬路!阿蟹說我們已划出 canoe map 的範圍,因為他見到清水灣(canoe map 不包括清水灣)但 John 說沒有。我們輪流看那張 canoe map,一直以為我們還在吊鐘洲附近。後來我指著 canoe map 左下角一個海灣,John大叫:「Correct!」還問我們應該怎樣做。由於天漸漸黑,我們決定在附近找營地。我們想在沙灘或石灘上紮營,於是大家沿著左邊的岸向前划(前面燈火通明,相信會有適合紮營的地方),看看有沒有可以紮營的地方。途中我們見到一個石灘,但由於恐怕潮漲時會把石灘淹沒,我們繼續找其他地方紮營。划了一段時間後(天已黑了),我們見到岸上的大石上有人,我們問他那兒是什麼地方,及哪兒適合紮營。他們說那兒是相思灣。相思灣?不是較早時有人被鯊魚咬死的地方嗎?大家立刻緊張起來。他們說附近有一個沙灘,我們立刻繼續向前划。最後,我們終於見到沙灘了。岸上有一間餐廳,餐廳裏的人喊著「有鯊魚啊」,但我們還是向那沙灘划去。我和阿蟹先划近岸,然後阿蟹上岸,看看是否適合紮營,跟著才叫大夥兒划來。到我們全部上了岸時,已經接近八時了。

那兒雖然是沙灘,但我們想在較佳的地方紮營,因此阿蟹和 Max 到附近地方看看有否較好的紮營地點,不過沒有發現。那餐廳的老闆很好,他建議我們不要紮營,只需在餐廳十二時關門時到有瓦遮頭的地方睡就行了。最初我們怕 John 和Dhyan不批準,只是多謝他,並沒有接納他的好意,並且先行紮了一個營。後來 John 和那位老闆交談過,John 批準我們在那兒睡,於是我們不再紮營了。老闆說附近有花灑沖涼,太好了!我們如魚得水,有些人立即去沖涼,其餘的煮飯。

由於「因禍得福」(禍:划錯路線,和本來目的地差了一大截;福:可以沖涼,而且有一處比較舒服的地方睡覺),我們買飲品慶祝。Dhyan 想買飲品喝,但不知道廣東話怎麼說,寶玲教他說「打劫」。後來他要寶玲和他一起去叫,Dhyan 差點忘記了怎樣說,但仍向伙記說了要一杯「打劫」,大家笑到肚痛。雖然大家都好像很高興,但其實大家都有點心情緊張,因為我們明天還有一大段距離要划,以及明天下午開始 solo。

那一晚我們做了一些回顧。我們都說當天划獨木舟非常好玩及刺激,沿途風景非常美麗。John 不忘提醒我們明天要很早出發,因為我們本來的目的地比較近 OBS,但現在的相思灣離 OBS 頗遠。我記不起當晚有否為 Tony 做當日 leader 給予評語及回顧了。

做完回顧,我們不是立刻睡覺。Dhyan 見到有人在彈結他,他表現得很有興趣。John 和我們及餐廳老闆談天。我們預備好繩子用來晾衣服,以及搬好桌椅用來睡覺。到了我們想睡覺時,有一群人在餐廳聚集(可能他們是老闆的朋友),其中有一個人知道我們是玩外展的年輕人時,他說:「我真是好☆(粗口)佩服你們!喂,我說我很佩服你們呀!」我們很想睡,沒有理睬他,只有阿蟹回應他。

半夜下了一場雨,幸好有瓦遮頭,如果我們在營內睡就必定濕透了,但我們有些人冷醒了。其實那兒並不太好睡,因為睡在那些用椅子砌出來的床是一件高難度的事,只不過是比起睡在營內好。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後語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第十天 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
第十三天 第十四天 第十五天 第十六天 第十七天 第十八天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