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

Wednesday, 20 July, 2005

香格里拉 2005︰第五天

Filed under: Hiking,Travel — MK @ 23:59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後記

相簿︰

下雨了……

「喔喔喔喔──」那是雞啼的聲音……不,那是我手機的鬧鐘鈴聲。早上六時了,但天好像還未亮啊……不過,我還是起了床,因為我們要在六時半吃早飯嘛。

我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外邊的天氣,結果是令人失望的。下雨了!

武漢女子不久也起了床。我說︰「下雨了!」她很平淡的說︰「那先去冰湖囉。」

後來,我聽到I君說,她在昨夜臨睡前突然想起可以先到冰湖,然後看看狀態︰如果沒有力氣的話,就留待下一天才往神瀑;有力氣的話,下午就立刻上神瀑;這樣時間可以運用得更好。她把這計劃告訴武漢女子,武漢女子就為她成全這計劃。噢,奸狡的她……不過這個計劃也不錯!

吃早飯的時間,是六時半後。我們向「老闆」說要上冰湖,他說來回要八個小時!什麼?昨天不是聽聞說是六個小時嗎?「老闆」很肯定的說昨天有一位小伙子帶遊客來回要八個小時,後來記起,說六個小時來回的好像是斯洛文尼亞女子,她走得很快的……

「老闆」問我們要不要嚮導(費用六十元),我們商量過,覺得沒有嚮導的話,我們可能會走得很慢,所以我們決定僱用嚮導,不過就跟「老闆」講價到五十元。嚮導是誰?原來就是在廚房幫忙的小伙子。

早飯遲了開始,遲了完結,成都男子說我們應該在七時零八分、十八分、二十八分、三十八分、四十八分或者五十八分出發,因為這些都是「吉時」,武漢女子說︰「無聊!」

雨崩下村←→雨崩上村←→登山大本營←→冰湖

我們出發的時間大概是七時五十分,是不是吉時呢?天曉得!

臨出發前,我們談得很興奮,把我後面房間內的客人吵醒了。「你們可不可以小聲一點?」有點尷尬……

我們跟着小伙子走往雨崩上村,部份經過的路和昨天我走過的不盡相同。路很爛,泥和動物糞便混在一起,我們都走得小心翼翼,但小伙子走得很快,我們很勉強才可以跟着他。

雨崩上村附近有一條河,河中有些把水引到其他地方的簡單木製建設。雨崩上村有一小學,似乎是整個雨崩唯一的一所學校。

過了上村,小伙子放緩了腳步,I君和J君拍了一點照片,我則走得有點辛苦,懶得拿相機出來(由於天雨關係,我把相機塞進我的背囊內)。小伙子不知從哪裏檢來一枝竹竿,給我當作枴杖。

上村附近的路都比較平緩,兩旁還有些草原,有當地人在這兒放羊。中途我們見到不少牛、馬、驢子和騾子,小伙子說牠們全都是有人養的,白天牠們自己到處覓食,晚上牠們就會回家睡覺。

過了草原,我們又要上山。J君和武漢女子走得比較快,I君勉強跟得上,我就不追了,因為路真的很難走。很感謝成都男子和嚮導小伙子都走在我附近,後來成都男子還替我拿背囊,而他自己的行裝則由小伙子代拿。

上山時,時陰時雨。我們走過的路全都是爛泥,到了某處還要攀過一個木欄,據小伙子說,那是用來攔阻牛馬越過那個地方。

十時左右,路開始沒那麼陡斜,眼前的雪山越來越近。我們橫渡幾條河流後,來到笑農「登山大本營」。

「登山大本營」據說是九十年代中日梅里雪山聯合登山隊的大本營,登山隊希望登上梅里雪山的主峰──卡瓦格博,但不少隊員都犧牲了。現時這地方是當地牧人放牛羊的地方,有幾間破爛的木屋,有人用來在破屋內煮食。

我們六人在「登山大本營」停留了幾分鐘,然後繼續上路。據嚮導小伙子說,我們還有一小時左右就到了。我和小伙子及成都男子繼續走在後面,這有一個好 處︰我可以聽到他倆的對話。小伙子今年十九歲,他在神瀑客棧是打工的,每天工資十五元,如有客人需要嚮導的話,他就做嚮導,否則就留在客棧做雜務。還有, 我們一直以為給我們燒飯的老伯是老闆,原來他是客棧的廚師!真正的老闆有要事要辦,不在客棧。

小伙子還唱了不少歌,藏語的我就聽不明白了,漢語的我可以理解歌詞內容,其中一首比較特別,我記得當中幾句︰

「拉薩酒吧裏呀……她對我說,不愛我,因為我是個沒有錢的人……就是沒有我的青棵酒……因為我是個大酒鬼……」

過了「登山大本營」後,雨停了,而餘下的山路亦沒有之前的那麼爛。路上有一處碎石較多的地方,有人曾經在這裏把石頭堆成一個個「瑪尼堆」。突然,我 們聽到低沉的「轟隆」一聲,小伙子指向雪山,原來是雪崩!小伙子說,這一帶在冬天時是有雪的,有時候亦會有雪崩,所以冰湖在冬天時是不宜前往的;這兒的樹 亦沒有近雨崩上村的那麼高,原因也是因為雪崩。

十一時左右,我們到達最高處了!跟據我的手表,這兒海拔約是三千九百米,眼前除了是上山時已經見到的雪山外,還有冰湖!這個湖不是完全結了冰,有些 地方見到的是浮冰碎塊。突然,「轟隆」一聲,又雪崩了!現在走得這麼近,我們可以清楚看到高處的雪瀉落懸崖的情景。我突然發現一件事︰最初我看到雪山懸崖 中有三堆白雪,形狀像是三個雪山山峰,以為那兒真的有三個山峰,現在看見雪崩,才知道那是跌下來的雪堆成的。


冰湖


冰湖上的峭壁

Ken_DSC_0224Ken_DSC_0225Ken_DSC_0226
雪崩!

我們在這個小山頂坐了半個小時,一邊吃午餐,一邊欣賞四周環境。有人提議走下去冰湖看看,最初我說我不想下去,因為我知道上回來很辛苦,但看見他們在冰湖可以踏踏雪,我還是走了下去。


人跟冰湖比較,顯得多麼渺小!

在冰湖上走走,感覺零舍不同!冰湖的氣溫相信比起小山頂低十度!涼風陣陣,要不是我們剛才走得全身發熱的話,我們一定會打冷顫!宏偉的雪山就在眼前,我差不多要把頭仰高九十度才可以看到山頂的雪!唯一有點美中不足的,就是湖邊的雪不是純白的,可能是不少人踏過上去吧。


冰湖的水應該是流動的,我估計水是從山上流下來,而在不遠處的小河流走。

除了拍照以外,我們還在堆「瑪尼堆」。成都男子要了一張紙,說要把願望寫在紙上,摺隻紙船,然後把它放在小河,讓它漂往瀾滄江、漂出大海,他的願望就會達成咯。他放了船後,我們連忙問他是不是要結婚、找個女朋友,因為由我們認識他開始就常聽到他提起到瀘沽湖女兒國的見聞,以及昨天見到他那麼關心斯洛文尼亞的女子,他只一直在笑。



「瑪尼堆」


放船仔


冰湖上的大合照

我們一直遊玩到十二時左右,我們才回到小山頂。正如我所料,即使只是走上數十米,我都覺得頗為辛苦。我們收拾過後,就跟冰湖道別了。


冰湖

我們差不多回到登山大本營,才見到其他要登上冰湖的人(可想而知我們真的很早出發),其中包括昨天和我們一起從西當走過來那幾位。成都男子跨張的跟要上冰湖的人說︰「風景很好啊!……還有幾個小時才到啊!」

上天待我們不薄,我們在冰湖時一直都沒有雨,到離開時才下雨,不過雨就越下越大,雖未致於是傾盆大雨,但也足以使本來已經很爛的路變得更嘔心!

由於我相信自己下山是可以的,我拿回自己的背囊;不過,「可以」的其實只是回到「登山大本營」前的路。今天可能我走得比較辛苦,以及高原反應關係, 我的頭有點痛,再加上左膝有點酸痛,以及路很爛及很滑,我走得不快。小伙子在過了我們要攀過的那個欄杆後,找來一隻騾子(噢,那不是馬嗎?),說是他自己 的;他把我們的背包放在騾子的背上,以減輕我們的負擔。小伙子對遊客很是不錯呢!我們問小伙子馬和騾是怎樣分的,他說馬匹只會跑,騾子則可以慢慢的走。那 麼,從西當溫泉到埡口、供遊客騎的是馬還是騾?

由「登山大本營」回到雨崩那段路,我們一直都沒有停下來休息,我走得頗辛苦。下午三時十分,我回到神瀑客棧的時候,我整個人是「謝」了的樣子。我吃了頭痛藥,然後坐在房間門外的櫈子上,呆了半個小時,才有意欲去洗澡。除了洗澡以外,我還要沖洗佈滿泥濘的鞋子及褲子!

我剛回到客棧時,J君正和一位男子用廣東話談話,原來他是來自香港的!他是和一位外籍女子一起來雨崩的。他說昨天在西當溫泉見過我,不過我沒有什麼印象。

我們證實︰來回冰湖需要七個多小時,不過我們在冰湖逗留了一個多小時,所以我們其實算是走得很快。

打發時間,認識新朋友

武漢女子昨天有洗澡,她說水只是算有點溫度。我今天試過,她說得不錯,不過在這般的山區,有一點點暖水已經很好了。洗完澡後,我精神恢復了不少。有人問︰還上神瀑嗎?我說︰不啦,明天才上啦!

但是,現在才四時多,我們做什麼好呢?I君和成都男子不知從什麼地方弄來一副撲克紙牌,I君教成都男子玩香港流行的撲克遊戲(冚棉胎、鋤大弟等); 武漢女子在寫明信片(她的字很小,一張明信片估計寫上了數百字),她說明信片是寄給自己的,當作是遊記;而我和J君在抹相機鏡頭。

今天客棧來了一位素描畫家,我好像在香格里拉的青年旅舍見過他。他的畫看來不錯啊!

以色列人要走了,他們委託我們懂得說英語的人轉告和他們同行的女子(噢,原來不是導遊),明天下午在西當溫泉再見。

山東的博士生回來了,看來他沒有收獲。今天往神瀑的客人也陸續回來,他們說路上有螞蝗(又名水蛭,是一種吸血的小動物),不少人都中了,幸好是螞蝗沒有毒的,而它吸血時亦不會帶給人任何痛楚。噢,明天要小心咯!

走了七個多小時,肚子其實早已餓了,而且我們又不知有什麼好做,所以五時多我們就吃晚飯了,菜跟昨天的差不多,除了洋葱炒肉換成了竹筍炒肉。J君向「老闆」(我們還是習慣稱廚師老伯做「老闆」)說要「肉」時,他說成「藥」,成都男子和武漢女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們吃飯時,有一位新來的男子走進房子裏,坐在我們隔鄰的桌子。I君邀請他和我們一起談天,我們就這樣多了一位新朋友。他來自昆明,剛大學畢業,八 月將會到上海,在一所國際知名的公司工作。他今天剛從西當溫泉騎馬(其實是不是騾子呢?)到埡口,然後才徒步走來,騎了那麼久的馬,屁股磨痛了!我暗地裏 慶幸自己沒有堅持要騎馬。

昆明男子也是個獨行俠,我們邀請他明天早上和我們一起上神瀑,他答應了。好!明天又多一人上路!

我們和嚮導小伙子曾經一起拍過照,所以我們問他地址,以便把照片寄給他。他把他家的地址給我們,我們才知道原來他住在茨中(斯洛文尼亞女子打算要到的地方啊),不過他一年只會回家鄉一至兩次,所以我們還是向他要了客棧的地址。

到過神瀑後,我們的計劃是……

明早我們上了神瀑後,昆明男子當然還是留在雨崩,因為他還打算上冰湖。

我們三位香港人打算明天下午回西當溫泉,但要視乎我們(尤其是我)的狀態而定。之後要到什麼地方呢?麗江、茨中、香格里拉、虎跳峽等等都提出過,不過還是下不定主意,I君覺得我們兩位男士很麻煩。

武漢女子一早已打算要到茨中看那兒的天主教堂和喝葡萄酒了。她見我們三位下不定主意,就提議我們也到茨中,然後經維西往昆明。好吧,暫時就這樣決定。

成都男子呢?他昨天來雨崩時,本來打算留在雨崩呆幾天,然後回西當,跟着往西藏的,但他今天晚上突然說也要和我們一起去茨中。我們取笑他,說是為了要見斯洛文尼亞女子!說不定今天在冰湖許下的願望就是要見到她呢!呵呵呵──

明天我們前往神瀑只需四個多小時,回西當溫泉亦不過六個小時,所以我們明天不需要好像今天那麼早起。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十時左右就睡了,因為實在不 知道有什麼可以做(談天也談不了那麼多)。本來有人提議晚上到徒步者之家看藏民跳舞表演(我們在冰湖回來時,住在徒步者之家的客人告訴我們有這樣的節 目),但由於我們已經洗了澡,而外邊的路是泥濘一片,天還下着雨,所以我們還是決定不去了。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後記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