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

Monday, 9 August, 2010

到東歐流浪︰第十九天

《到東歐流浪》目錄

國家
Day
香港、俄羅斯
0, 1
奧地利
1, 2, 3
斯洛文尼亞
3, 4, 5, 6, 7, 8
克羅地亞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
16, 17, 18, 19, 20, 21
匈牙利
21, 22, 23, 24, 25
斯洛伐克
26, 27, 28, 29, 30, 31
奧地利、俄羅斯、香港
31, 32

相簿︰Day 19 – Sarajevo

通往自由的隧道

昨天我們知道了薩拉熱窩在波斯尼亞戰爭中曾被圍困,今天我們就去參觀被圍困的人如何想盡辦法逃離圍城。

再來波斯尼亞式早餐

Tower Hostel 附近全是民居,我們要吃早餐,就一定要下山。

是否熟口熟面呢?這就是前天我們在莫斯塔爾所吃的早餐

今次看清楚了,這種食物叫做 burek,酥皮包着肉碎、芝士、薯蓉或菠菜,是波斯尼亞人最普遍的早餐食物。

這店舖是用天秤來判斷食物的份量。

在咖啡座消磨時間及計劃餘下旅程

隧道博物館導賞團在早上十一時正才出發。吃完早餐還不到十時,我們找一處可以上網的地方打躉。最理想的地方,自然就是咖啡座。

這露天咖啡座在舊城區。舊城區除了有保留了戰爭痕跡的建築物,還有這種配合現今遊客需求的咖啡座。

雖然咖啡座是「高級地方」,但這個位置是在行人道旁,任何人不論貧富都可以在我們身旁走過。當我在上網的時候,有一位十來歲的年輕人(應該是當地人)拿着香煙經過,突然伸手過來想跟我握手。我為安全計,不打算理睬他,他竟然按了我電腦的鍵盤!我們惟有搬往一張沒有那麼近路邊的桌子。

除了這個無聊的小伙子,薩拉熱窩遊客區還有一些「職業小乞丐」,小朋友向遊客乞討,但我們留意到離這些小朋友不遠處會有些成年人跟蹤着。這些都是我們到薩拉熱窩要留意的地方。不過,薩拉熱窩治安其實算是不錯的。

今天已經是旅行的第十九天,餘下不到一半的時間要好好計劃了,我們就趁這個咖啡時間計劃餘下的行程。

在我們來波黑前,我們曾經想過繼續向東走到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等,因為這兩個國家我都未到過(去年往保加利亞只算是「公幹」),但最後一天就要乘搭飛機回維也納返回香港。

另一個計劃是︰在最後幾天,我們往斯洛伐克去;那兒我上一次往東歐旅行到過,景點以山水為主,而斯洛伐克毗鄰奧地利,回維也納很方便。

無論採取哪個方案,我都需要經過匈牙利,因為其他的國家需要簽證,我不想費時間去申請簽請。我們在咖啡座參閱《Lonely Planet》及網上資料後,決定下一站是匈牙利佩奇 (Pécs),並預訂了當地住宿。

「隧道博物館」導賞團

十一時正,我們來到「隧道博物館」導賞團的集合地點,那兒是一個旅舍。

在網上搜尋薩拉熱窩的住宿時,這個旅舍的評語不大好。現在看到實地環境,的確有點殘舊。

導賞團 €15 一位,這比起遊客中心所辦的貴,不過這一團所遊的並不只是隧道博物館;至於遊客中心所辦的團有沒有安排其他觀光點,這就不得而知了。

這一團有頗多人,導遊安排了數輛車接載我們。

逃亡隧道

隧道博物館 (Sarajevo Tunnel Museum / Muzej Tunel Sarajevo / Музеј Тунел Сарајево),是由當時隱藏了隧道入口的小屋改建而成。

小屋的外牆,彈痕纍纍︰

導遊前方地上有炮彈擊落的痕跡。

隧道在 1993 年波斯尼亞戰爭期間薩拉熱窩被圍困時挖掘出來,成為薩拉熱窩難民逃亡的通道。

隧道位於薩拉熱窩國際機場附近。在被圍城時,機場由聯合國接管,是自由的區域,所以機場是難民逃亡的目的地。

導遊首先帶我們走進隧道入口內的地窖,觀看一齣講述薩拉熱窩被圍困始末的影片︰

在影片中看到昨天在舊城區見過的景點被戰火蹂躪,心裏很不安。😦

用來逃難的隧道,當然是很狹窄︰

上面所見的梯級是隧道成為博物館後建出來的。真正「自由的出口」其實是這樣的︰

導遊介紹薩拉熱窩被圍困的經過︰

博物館還有不少展品,包括︰

  • 波斯尼亞戰爭時用過的裝備︰
  • 波斯尼亞軍的旗幟︰
  • 軍人的休息地方︰
  • 戰爭時所拍的照片︰

在波斯尼亞戰爭時,世界各地的戰地記者住在 Holiday Inn,這酒店亦成為了被攻擊的對象。

昨天我們見到 Holiday Inn 時,真沒有想過它曾被破壞到這個樣子。😦

波斯尼亞戰爭時的新聞報道。
死難者名單。

博物館內的環境︰

博物館內也留有炮彈襲擊過的痕跡。
加送一張花朵的照片︰這朵花在博物館門外,形狀很特別。

戰爭,連小孩子也不放過……

當我們以為到過隧道博物館就回到舊城區時,我們來到另一個地方……

這似乎是另一個戰爭的頹垣,但為什麼顏色會是這麼鮮艷呢?

導遊說,這本是一座孤兒院;建成不久,波斯尼亞戰爭就開始了。連孤兒院也不放過……😦

其實這個位置附近已經重建,甚至已有一所簇新的酒店,但這孤兒院的頹垣還被保留了,控訴着戰爭的殘酷……😦

猶太人墳場

離開孤兒院遺址,我們向着舊城區進發,不過中途再多去一個地方──

見到燭台及大衛星標誌,就知道這是屬於猶太人的地方。這兒是猶太人的墳場。

這墳場其實是埋葬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死去的猶太人,但墳場內有很多墓碑都有彈痕,導遊說這兒亦是波斯尼亞戰爭激烈的戰場。😦

這兒有些石碑記載着猶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迫害︰

離開這個墳場,導遊還帶我們到一個位置可以腑瞰整個薩拉熱窩當時被圍困的地方︰

導賞團所到過的地方。

忌廉蛋糕

「隧道博物館」導賞團完畢,差不多下午二時了,早已餓得發慌。

我們在舊城區到處鑽,最終內子被這些東西吸引了︰

這些蛋糕的忌廉超厚,我見到就怕怕,但內子就十分喜歡 ……

我們點了這兩件,合共 3 KM,很便宜啊,而且味道不錯︰

如果你也喜歡忌廉蛋糕,認着這店舖吧。

博物館時間

薩拉熱窩除了近年經歷過戰亂,這城市還是多個民族及宗教文化匯萃,博物館也特別多。我們今天選了三個在舊城區的博物館參觀,明天打算整天走到薩拉熱窩西邊的博物館。

我們選擇參觀 Muzej Jevreja BiH、Muzej Sarajevo 1878-1918 及 Brusa bezistan。

Muzej Jevreja BiH 是猶太人博物館,也就是昨天的導賞團曾經路過的地方

如果你是基督徒,並且熟悉舊約聖經,這個博物館使你很有親切感,因為裏面的展品有很多都是在讀舊約聖經時會見到的事物,例如行割禮專用的椅子及刀子等等。

博物館本來是一個猶太教會堂。博物館內其實是不可拍照的,下面兩張照片是我偷偷拍的。

跟着我們參觀昨天也有路過的 Muzej Sarajevo 1878-1918。這個博物館比起猶太人博物館較多人,可能因為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薩拉熱窩事件」(奧匈帝國的王位繼承人弗朗茨‧斐迪南及其妻子被暗殺)較多人認識,以及這件事發生的地點(拉丁橋,在這博物館對面)是著名景點吧?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奧匈帝國的版圖。
「薩拉熱窩事件」發生的位置。
暗殺經過。
暗殺者的照片,其中最左面的普林西普就是開槍射殺奧匈帝國的王位繼承人弗朗茨‧斐迪南及其妻子的人。
斐迪南伉儷被暗殺前所拍過的照片,他們正在遊覽薩拉熱窩。
當時報道這暗殺事件的號外。

博物館內還展出了當時的物品︰

薩拉熱窩當時的市徽。
這款打字機真經典。
噢,忘了這是什麼樂器!

這個博物館大概只有一、兩間店舖那麼大,但展品對我來說十分吸引。

世界各地有很多博物館都會有一本留言冊給參觀者寫感想,這間也不例外。我打開留言冊看看以前的人寫了什麼時,赫然發現──

我有兩位朋友比我們早兩個多月來過這兒!😀
到我們寫了。遲些會不會有朋友看到呢?

時間還早,我們還可以多遊一間博物館。

最後我們來到 Brusa bezistan,這是薩拉熱窩其中一系列最重要的回教建築物,現在成為展示由遠古至奧匈帝國時期的薩拉熱窩歷史與文化的博物館。

裏面的展品對我來說不是很吸引,可能展品歷史太悠久吧。

這博物館規模不算小,但管理有不足之處,例如有些展品不知為何不見了(但隔鄰是有該展品的介紹文字),亦會有些展品沒有文字介紹

售賣糖果的健康食品店?

昨天我們所買的土耳其糖果味道不錯。我們打算買些回香港當作伴手禮。

這店舖的名稱叫做「Butik-Badem」,原來《Lonely Planet》也有介紹。神奇的是,《Lonely Planet》說這店舖是售賣健康食品

這些糖果很吸引︰

另外還有這種一大磚的糖果,很甜、很油。

怎樣售賣的呢?店員問你要多少,她就用刀切一塊出來,然後放在磅上秤。

店員很隨便,我說要 250 克,她切了一塊,秤了一次……噢,不夠;跟着她多切了一塊……今次多了數十克,她竟然沒有切走多餘的,但又只是收我 250 克的價錢!

還有︰她會把不同價錢的糖果放在一起秤,但計算價錢是用較便宜的那種來計算!

To Be Or Not To Be

買了糖果,還未夠下午六時。博物館都關了門,舊城區及市集昨天都已經逛過了;今天下午只是吃蛋糕當作午餐,不如今天晚上早點吃晚餐,避開人潮🙂 。

《Lonely Planet》介紹了一間叫「To Be Or Not To Be」的餐廳,其中「Or Not」二字有刪除線。據聞,餐廳店主在薩拉熱窩被圍困時加上刪除線,給市民一個較正面的訊息。

餐廳面積細小,但頗舒適。

這個是招牌菜︰Beef Steak with Chilly Chocolate Sauce。

什麼,朱古力也可以做醬汁?真想不到啊!不過,味道不錯啊!

Chicken Risotto,好味道!

日落

吃完晚飯,太陽還未下山,真好!

回到旅舍房間,見到斜陽映照。我們可以看日落啊!
因為薩拉熱窩被山圍繞,所以我們看到太陽下山時,其實未算真正的「日落」,天還是亮的。

雖然我們所住的 Tower Hostel 頗為接近市中心,但光害沒有香港那麼嚴重,我還可以在旅舍的露台拍攝星空!

(下面的照片 ISO 1600,光圈 f/6.3,焦距 52mm,曝光 15 秒)

行蹤記錄

按一下左面的地圖,可詳細瀏覽今天的行蹤記錄,其中紅點是各照片拍攝的位置。此外,航點 (waypoint) 亦會在地圖上顯示出來。

交通

由薩拉熱窩舊城區來往隧道博物館︰導賞團安排的車輛。

薩拉熱窩市內︰步行。

住宿

繼續在 HostelWorld.com 預訂的 Tower Hostel

膳食

早餐︰在鴿子廣場的餐廳。

喝咖啡︰在 Baščaršija 市集內的 Nora Caffe。

午餐︰在 Baščaršija 市集內的 Caffe slastičarna Carigrad。

晚餐︰在 Baščaršija 市集內的 To Be Or Not To Be。

消費

€1 ≈ HK$9.8
€1 ≈ 1.98KM
消費記錄全部以二人一起來計算。

類別 項目 現金 信用卡 附註
早餐 3.00 KM
Nora Caffe
5.50 KM
隧道博物館 € 30.00
Caffe slastičarna Carigrad 忌廉蛋糕 3.00 KM
猶太博物館
4.00 KM
薩拉熱窩 1878-1918 博物館
4.00 KM
Brusa bezistan 博物館 € 2.00
波斯尼亞糖果 € 8.00
晚餐 (To Be Or Not To Be)
36.00 KM
水果 1.10 KM

<< 第十八天 內子的第十九天回憶 第二十天 >>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