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

Sunday, 23 July, 1995

香港外展 Land Diploma LTDP155 黃金組的經歷──第十七天

Filed under: Hiking,Outward Bounders — MK @ 23:59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後語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第十天 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
第十三天 第十四天 第十五天 第十六天 第十七天 第十八天

Final Expedition 第四天、BBQ

所有的網格坐標是當時較通用的 HK1980 基準。

說就說要在四時半起來,始終到了五時半才能起來。「天還未亮嘛!」阿志說。

我們在收拾行裝時,見到 Diamond 組組員,原來他們也在鹹田紮營。他們很犀利,前一天行山行到晚上十時多!而且他們沒有 miss 任何checkpoints,亦有上馬鞍山、蚺蛇尖等山峰,不過他們說不夠食物吃。真佩服他們!

我們在 Diamond 組出發後不久出發。我們的路線和原定的分別不大,只是到了 288788 的分叉口處我們會繼續向前走,不走上螺地墩,改經吹筒凹,然後走到西貢西灣路附近走回本來的路。

一開始就要上山、落山,跟著我們就來到西灣。在那裏盛了水後,我們繼續前進。沿途都很順利。後來我們到了西貢西灣路時,我們見到比我們早出發的 Diamond 組在亭內休息,他們看來很累,可能之前幾天他們「搏」得太盡了。我們在那兒休息片刻和看地圖,之後繼續前進,那時 Diamond 組還在亭內休息。我們沿著登上鹿湖的小徑走了百多級石級,這一小段路只有幾十米,但我們也登上了接近四十米!我們在那兒的五叉口遇到幾位外籍人士,其中一人竟操流利廣東話!他用廣東話問我們前面是否有沙灘,我們用英文答他們還有很遠才到,大家用對方的母語和對方溝通,你說奇不奇怪?

我們在田尾山之前的一個山頭吃午餐,那時是大概十一時半。阿蟹出動了收在他背囊的食物,可是有些麵包已經發霉!

我們預計可以二時多回到 OBS,只要我們能在一時二十分左右到達鯽魚湖(John 曾告訴我們每逢二十分的時候就有一班 94 號巴士)。

我們十二時左右就繼續進發。當日天有些雲,我們走得不像前幾天那麼辛苦。我們在臨上大枕蓋的分叉路休息一段時間,抖足精神走上大枕蓋那段超級斜路。在那時候有人在山頂向我們喊外展「暗號」,他們似乎是 Jade 組,因為 Diamond 組不應這麼快上到大枕蓋。後來我們到了大枕蓋時,我們異常興奮,因為這是我們是次 expedition 最後經過的山峰。我們在那兒拍了很多有趣的照片,還向阿志淋水。

17-01
17-02
17-04

17-03
水戰!

我們一時多才離開那兒,預計可以二時多到鯽魚湖,但預測的往往都不準確,途中阿志的腳差點「拗柴」,而且沿路的草非常刮腳,除了 Cindy 和 Celine 穿了長褲不怕草刮腳外,其他的人都被刮到痛得呱呱叫,有人當地圖是「護腳」,圍著自己的腿,避免被草刮。寶玲和 Max 學 Dhyan 在沿途摘了那些很像鹿角的植物插在帽上。

經過種種困難,我們結果在三時多才到達鯽魚湖。一輛小巴經過時,我們急忙截住它,不過原來它是以北潭涌為總站的。我們只好走往巴士站等巴士。由於已過了三時二十分,我們以為要乘四時二十分的巴士回 OBS,可是突然見到了一輛 96R,我們立刻上車,不理它收費驚人了($10.90)。在車上,我們見到 Diamond 組在路上走著,他們真是精力充沛!

我們大約在四時左右回到 OBS,那時 Jade 組已返到了。我們從巴士站到 OBS 間的一段路是邊走邊唱的,可是很多歌我們都唱過了,都不知有什麼新歌可以唱。到了基地,我們大喊:「John! Dhyan!」他倆走出來,說很開心見到我們平安回到來。不知是否太久沒見他們,John 好像又變了樣子,是不是又剪了髮呢?

我們立刻「落膊」、沖涼,之後在五時多向 John 和 Dhyan 匯報我們這四日三夜的所見所聞及遇到什麼困難。我們依著事實向他們匯報了我們在第一、第三和第四天的行程,但至於第二天,我們因為不想他們知道我們坐的士和睡在旅舍,我們便向他們說因為怕「行夜路」和阿志的腳生了大水泡,我們不走原定路線,改為從嶂上走捷徑到海下路後,跟著走到白沙澳青年旅舍附近紮營。John 覺得很奇怪,因為那兒附近沒有營地(這時我們才在 Main Hall 的地圖上發現那兒沒有畫上營地標記,營地應該在猴塘溪附近),而且在白沙澳紮營我們下一天要走很多回頭路。我們用了廣東話討論了很久,但仍然「夾」不到「口供」。我們只是告訴他們因為怕在晚上行山有危險,以及阿志腳痛不宜行山,所以要盡快離開山頭,所以不在白沙澳走回馬路而是在之前的地方走回馬路。John 還問我們有沒有人覺得不合理,因為就算不理會那兒有否營地,我們在白沙澳紮營仍需要走一大段重覆的路。我們「供」出了寶玲,John 又問寶玲既然覺得不合理為什麼會屈服,她笑了很久,也沒有「合理解釋」。John 還問我們為什麼一直向前走也見不到猴塘溪可以紮營,我們說看不見,「因為天已黑」。John 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去白沙澳。後來有人說我們很想在白沙澳紮營,因為阿蟹認識一些朋友在白沙澳青年旅舍宿營,他們可以替阿志護理傷口及水泡,以及很希望沖涼(在旅舍可以沖涼),John 才沒有追問下去,不過他似乎仍然覺得莫名奇妙。

晚上,我們燒烤當晚餐。起爐期間,我們要往 Main Hall 聽 briefing,關於第二天的「十二公里跑」。我們要在燒烤時每組交出四加侖水、四個杯(或者碗)第二天用,而我們明天要五時十五分(比我們平時起來的時間更早)集合,五時半開始跑,要在七時半回 OBS 吃早餐。阿志很擔心,因為他的腳受了傷,但當教練說以前有一位傷殘人士參加此項活動,他不是包尾,我們聽到了便笑說阿志不用擔心,因為他不會包尾。我們的路線會是從 OBS 辦公室對出的馬路開始,跑上大網仔路,向東跑往北潭涌,途中有上有落;跟著直走上西貢萬宜路,在萬宜水庫西北面的馬路分叉口掉頭,原路跑回 OBS。好「甘」呀!行了這麼多天山路,還要跑十二公里!教練說我們一路跑的時候「心中會有一個魔鬼叫自己停下來行路」,但這樣的話會更辛苦,因此我們要一直堅持下去,要「戰勝心中的魔鬼」。不知可不可以呢?

聽完 briefing,我們回去燒烤。我們的燒烤爐是半個油桶,比較難起爐,阿蟹誓不罷休地起爐,仍然不成功,最後還是由 John 淋火水攪掂。飯堂提供了兩壺飲品,我們以為是酸梅湯(正!),飲了才發現是一些開得很稀的雀巢檸檬茶(cheap!)。

當晚的食物有沙律、雞翼、豬扒、牛扒、牛丸和墨魚丸,不過太多了,而且不大好吃。我們是以西式燒烤,即在炭上放一塊鐵絲網,要燒的食物放在上面,用牛油代替蜜糖。

17-0617-07

John 說來到香港差不多一年,這次是第一次燒烤。我們除了燒東西吃外,還和 John 和 Dhyan 傾偈。在那時得知 John 已三十四歲,從前在很多地方做過外展教練,也曾在英國的航海學校及攀爬學校教過,在 1976 年(如沒有記錯話)曾是聯合國僱傭兵呢。問他有沒有女朋友,他叫我們介紹給他。他去年九月十二日開始做香港外展訓練學校教練,直至今年九月十二日為止,教完這個課程後,還有一個傷殘人士課程、一個少年課程和另一個「海陸挑戰」課程要教。

17-05
瀟灑的 John

而 Dhyan 來了香港只有三個月,但他會在香港教兩年。(可能因此他比 John 更熱心學廣東話!)當我們大部份人都吃飽了的時候,Celine 仍很努力地大吃特吃,男人的食量都不夠她那麼犀利!

那一晚我們不到十二時就去睡了,因為第二天要五時十五分集合,即是四時四十五分就要起床了。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後語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第十天 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
第十三天 第十四天 第十五天 第十六天 第十七天 第十八天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