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

Saturday, 22 July, 1995

香港外展 Land Diploma LTDP155 黃金組的經歷──第十六天

Filed under: Hiking,Outward Bounders — MK @ 23:59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後語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第十天 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
第十三天 第十四天 第十五天 第十六天 第十七天 第十八天

Final Expedition 第三天

所有的網格坐標是當時較通用的 HK1980 基準。

如果你不是很累的話,就算你不想這麼早起來,你也會被那班興奮到睡不著的小朋友吵醒。

今早的早餐是米粉,比較合大家的口味。吃完早餐,我們便和阿蟹的朋友們道別,以及多謝他們讓我們留宿,及替阿志護理水泡,那時已經八時多了,始終都不能如期出發。

今天的負擔輕了一點,因為吃了這麼多餐,少了很多罐頭和水果這些重東西,可是阿蟹的背囊仍然都是那麼重;我們硬要從他那兒拿一些東西出來,他的背囊才輕了一點。

我們本來要上陡斜的蚺蛇尖,現在我們要在大浪凹直行往大浪,跟著直往鹹田,如果時間許可的話,我們會多走一點路,往西灣紮營,因此今天的路會由非常辛苦變為非常輕鬆。首先我們要走一大段回頭路,沿馬路走回屋頭。到了屋頭,我們轉向東往土瓜坪,大家又興奮起來,嚷著要拍照。阿蟹在附近拾到了一枝青綠色的竹竿,說跟著如有人需要可以問他拿去用。後來 Cindy 拿了它,當作「綠玉杖」,算是 leader 的象徵。跟著我們來到熱門的旅遊點──赤徑,在那兒休息了一段時間。可能因為是星期六,來往遊人特別多。

16-01
這兒就是赤徑。見到我們的「綠玉杖」嗎?

本來早上有一點雲,走起路來比較輕鬆,但我們繼續前進的時候,太陽又出來了。沿路不是太斜,但可能又是太陽的關係,大家都沒有聲氣,靜寂得很。當到了大浪凹後,太陽到了我們的頭頂,有些人覺得不大舒服,所以我們在那兒休息兼吃午餐。Max 形容我們走過的麥理浩徑為「彌敦道」,因為遊人真是很多。其中有一位女士經過見到我們在那兒搭了 shelter 吃午餐,用英文問阿蟹說我們是否玩外展的。那位女士其實是會說廣東話的,只不過可能見到阿蟹曬得那麼黑(比我們黑很多),以為他是菲籍人士,所以向他說英文,她還以為阿蟹是教練呢。

吃完午餐,我們繼續上路。阿蟹在中途想「開會」,但是突然見到有其他遠足人士走來,嚇得他急忙「流會」。我們叫他快點趁機「恢復會議」,但不知是否太緊張了,竟然不能「恢復」!

我們一路上都沒有大問題,兩位 navigators 久不久就向我們回匯報我們在哪兒。來到大浪附近的時候,我們有點猶豫,因為那兒很多路可以通往鹹田,但不知選擇哪一條好。在大浪的村附近,我們見到很多牛,但牠們的叫聲非常特別,好像野豬一般。

後來到了大灣,我們決定行沙灘,因為比較容易找出自己的所在位置。我們見到一望無際的大海和幼滑的沙粒,當然又是拍照的時候啦!大灣由於有暗湧,所以被區域市政局列為不宜遊泳的海灘,但是仍然有一些人在那兒嬉水,而且不遠處有一隻遊艇停泊,十足在電視廣告見到的外國海灘一樣,稍為美中不足的是沙灘不太清潔,有各式各樣的垃圾。

16-02
16-04
16-05
美麗的大灣

16-03
我們本想拍一張全部人都跳起歡呼的照片,可是往往都是事與願違……

在那裏拍完照後,我們繼續上路,前往鹹田。鹹田又是另一個美麗的沙灘,不過我們沒有在那兒拍照。我們的紮營地點就是在那兒,但早上時我們說過如果可以的話我們走到西灣才紮營,因為最後一天只走一個上午,但行程頗長。由於到達鹹田時已過了四時半,從鹹田到西灣的路又要上山、落山,以及都不是太近,所以我們沒有堅持要走到西灣才紮營。Max 和寶玲找最後一天的 navigators(Ivy 和 Tony)討論過後,我們決定在鹹田紮營。前往我們的紮營地點要經過一條不大穩陣的木橋,橋下是一條淺坑。我們在一處草地紮營,但那處不是很理想的紮營地點,因為多蜘蛛和昆蟲(包括蟻和蚊),以及附近的草有刺,走過時腳被它刮得很痛。

我們很快就紮了營和準備晚餐,在煮食期間 Max 和寶玲以「observers」身份(?)替我們做了兩日的回顧。他們大致上說我們第二天(即前一天)走得比較辛苦,阿志做 leader 很努力和做得很好,以及他的腳受了傷都堅持繼續下去,很好;第三天(即當日)的路比較輕鬆,但大家氣氛不大好,有人「放 pair」。至於其他的內容,要問問他們了(他們有記錄在案的)。

Max 問我們覺得當日的路線由辛苦變為輕鬆有什麼意見,有人說我們 cut 得比較多 route,應該可以走多一點路;有人則認為當日的天氣情況仍然不大適合走得太多;阿蟹因而重新提出「我們缺乏一個此次 expedition 的具題 objective」一說,結果因為我們已差不多到了 final expedition 的尾聲,沒有再特別去想出一個objective來。回顧完畢,我提出一個問題,說兩位 observers 誤解了他們的責任,他們以為 observers 是用來觀察組員的表現,但其實應該是記下沿途之所見所聞(當然可以包括組員的表現)。現在沒有人記下沿途所見之事物,怎麼辦?不要緊,我們可以單憑腦袋去記憶嘛,我們現在不是單憑記憶去寫 review嗎?

跟著就是晚餐時間。我們在這麼多次 expedition 中首次在太陽未下山的時候就吃晚餐的。吃完晚餐後,太陽下山了,我們有大部份人到那兒士多附近的街喉洗食具、載水及抹身,順便去打電話回 OBS,只剩下 Tony、我和阿志在看守營幕。就在那時候,有不尋常的事發生:有一架直昇機從海那邊飛過來,它飛得很低以及亮著射燈,而且在我們紮營地方附近(真的很近)停留了一會兒,跟著又掉頭向另一個方向飛去。我們估計那直昇機是去搜索非法入境者的。

本來七個去士多洗東西的人想在街喉沖涼或抹身的,但由於士多有很多不大正經的人,因此他們拿了水回到紮營處抹身。當晚我們想聽聽電台天氣報告,可是收音機失靈了。其實那收音機以前已經壞過很多次了,有收音機等於無收音機。我們九時多就去睡覺了,因為我們預計翌日有很多路要走,因此預計要四時半起來!那一晚我們三男二女睡一個營,我們跟據大家的燕瘦橫肥來分營的,Tony、Max、阿蟹、寶玲和Cindy一個營,其他人另一個。由於五個人一個營,大家睡得不大舒服,加上附近遊人的叫囂聲(星期六有很多遊人)和牛隻的怪叫聲,令我們較難入睡。

前言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後語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第十天 第十一天 第十二天
第十三天 第十四天 第十五天 第十六天 第十七天 第十八天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